歡迎訪問犍爲新聞網
今天是:
公告 專欄 文明 社科 文學 社區 圖說 書畫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 >>散文-正文

故乡的铁山

作者: 伍周菠 來源: 犍为县融媒体中心 發布時間: 2020年03月19日 點擊數: 5998



山是一本書,年少時讀它薄,年長時讀它厚重,故鄉的鐵山在我的記憶中就是這個樣子吧。在陽光照耀的午後,遠眺遠處的山巒,朦胧之間頓時抓住了我的心,原本記憶裏的鐵山,突然鮮活起來,如同它的名字一樣誘人相思。“鐵山煙雨出峨眉”小時候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聽老人們常說鐵山與峨眉山是姊妹,峨眉山是姐姐,鐵山是妹妹,在我的理解當中,也許是因爲峨眉山是神山秀水,鐵山則是秀水靈山吧。

鐵山如彎月,山周小丘如衆星拱月,山中名勝古迹衆多,有清代李藍農民起義的遺址等。記得上小學時,每年學校組織春遊野炊的目的地幾乎都是鐵山,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在野炊的前一天,班主任李方紅老師都會在班裏宣布此事,並安排誰誰誰負責拿鍋、碗、瓢、盆,誰誰誰負責拿菜,誰誰誰負責拿米、面、油、調味品等,事無具細地布置好。

小學時我就讀在鐵嶺小學,我的班主任李方紅老師,也算是我的啓蒙老師,記憶中的他個子不高,瘦瘦的身子,花白的頭發,除了夏天他都帶著帽子,他那時教我們語文課,我對語文課的喜愛便源于他,他講課很特別,有時口沫飛濺,有時手足舞蹈,有時激情昂揚,有時沈著冷靜,一堂課被他講得生動、精彩,最典型的是上他的課不會有打瞌睡的同學,他對我們班裏五、六十個同學的特長了如指掌,我們即尊敬他,又害怕他。

言歸正傳,李方紅老師年年都會帶我們去鐵山春遊野炊,早上上學到學校集合,待李老師把同學們都清點完,看看准備的東西後,便向鐵山進發,那時的我們去春遊不像現在的孩子們可以坐車,我們全是步行,而且走的全是彎彎曲曲的鄉間小路,可以用爬山涉水來形容也不爲過。學校離鐵山大概有五公裏左右的路程,一路上我們在老師的帶領下排著整齊的隊伍,一路高歌,兒時的我們充滿活力,爬上鐵山頂的平台處,便開始搭竈升火,記憶中的鐵山沒有人家,只有一間破廟,顯得十分冷清,到現在我也不明白當時爲什麽李方紅老師年年都帶我們到鐵山春遊野炊。如今,李方紅老師是否健在我也不知,但他卻是我心裏的烙印,深深地刻在了心底。

再後來,聽說鐵山列爲文物保護單位了,政府出錢重新修建了廟宇和一條直通鐵山頂的水泥公路,每年的大年初一附近的村民都會到鐵山的廟裏上煙祈福,至此沈寂了多年的鐵山像活了過來一樣,充滿了朝氣。

記得有次看四川文旅頻道的節目,當時播放了一則關于羅城鐵山的宣傳片,片中說了些什麽我不記得了,但當我看到這部片子時,心潮澎湃,片中的每一處景致都是我親眼目睹過的,感受過的,激動之余,便勾起了我對它的思念。

幾年前,我回了一趟羅城,去了一趟鐵山,我開車沿著水泥路直達鐵山頂的停車處,往下看,山路蜿蜒,兩旁的青草、樹木高高低低,錯落有致,大大小小的山丘圍在鐵山四周,遠遠望去煙波缭繞,仙氣飄渺,徐徐的山風讓人神清氣爽。我帶著我的記憶尋找著那塊我小時野炊時用來架柴禾的石頭,尋找那時我留下的腳印,尋找那間破廟,可毫無蹤迹,與我記憶中的鐵山完全不是一個樣子,那個破廟前的平台沒有了,那些散落在山上各個角落的斷頭佛像沒有了,那個長滿青苔的石梯也沒有了,那股看似悲涼的氛圍也消失了……我久久凝視著它,記憶中的星星點點完全銜接不上,它不是我心裏的那座心心念念的鐵山,也不是我孩童時代的鐵山。

我站在鐵山的那道石梯上,心裏湧出了幾分悲傷,沒有記憶中那股激動,不知是我變了,還是鐵山變了。我閉上眼睛,想想心中的鐵山,我還是喜歡記憶中的鐵山,因爲那才是我永遠的鄉愁。




犍为新聞

更多>>

综合新聞

更多>>

魅力犍爲

更多>>

24小時熱點排行

新聞采集QQ群:296053423 邮箱 news@qwxww.cn
地址:犍为县玉津镇凤凰路南段336号。 邮编:614400 备案号:蜀ICP备14010140号 浏览本站请使用Chrome、Firefox等高速浏览器以获得最佳效果
新聞爆料:0833-4250040 监督电话:0833-4250026
律師聲明:本網站尊重並保護知識産權,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複制